上课与女友

时间:2021-02-21

那时我才18岁,第一次和女生有这样密切的关係,每次相处的时候都紧张

得不得了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比较搞笑。我们家住得比较近,有时候我们会在

家附近的一条比较僻静的小巷�散步,她身材很好,乳房比较大,是半球形的

,腿比较细,皮肤白皙,女生的校服是白色的衬衫和天蓝色的裙子,大概是胸

部比较挺的缘故,她的衣服在乳房的两侧总有些皱,而中间又很平整。

  “可能撑得很紧吧?”我偷偷地看着她的胸部,小弟不知不觉硬了起来。当时

很不好意思,怕她看见我的运动裤撑起一片,于是不得不身体稍微向前倾,弯着

腰走,不知道她当时有没有留意呢。

  后来逛巷子逛多了,胆子开始大起来,但也不过是搂着她,轻轻地吻她的脸

,她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前,软软的,很有弹性,于是我就使坏,越搂越紧,她的

乳房贴在我的胸口,半球变成了扁球。抚摩着她的后背,隔着校服也觉得她的皮

肤很光滑。

  有一次拥抱过后,我们又接着在巷子�瞎转,她有些脸红,说:“你的……好

长“。我听了脑子嗡一声,很是尴尬,一定是刚才搂着她的时候,小弟一直顶着她

,被她发现了。

  在类似的事情又反复发生了多次后,我的胆子又大了一些了,呵呵。当时学

校都要求大家晚上留在学校晚自修,8点钟自修结束后,我和她便一起走回家。

  有一天晚自修后,我们没有直接回家,又跑到那条巷子逛。那条巷子两边的

房子是别墅,住的大都是华侨什幺的,平时也不大回来,所以难得有人走动。于

是昏黄的路灯下,只有我和她两个人。

  我靠在一盏路灯旁边,从背后搂着她,脸贴着她齐肩的短髮,可以看到她胸

部起伏,那天穿的还是白衬衫,虽然我搂着她细腰的手能感觉到在腰的部分校服

还是蛮宽鬆的,但胸部就好象绷得有点紧了。校服是白色的且比较单薄,昏黄的

路灯下她胸罩的花纹若隐若现。

  她明显感觉到了我双手的动作,低头看着我的手,我异常紧张,但手还是在

往上挪,大拇指已经碰到一点有点硬的东西了,大概是胸罩的下沿,我的意图已

经完全暴露,她还在看着,没有说话,胸口起伏不已,一煞那,空气凝固了。

  我骑虎难下,顾不得那幺多了,双手一提,已经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。那一

刻的感受是我终身难忘的,一种极度柔软富有弹性的的感觉迅速地从五指指尖传

  突然,她伸手抓起了我的双手,如同当头棒喝,一下子使我极度不安,她怎

幺了?一定是不喜欢我这样做,会不会觉得我很下流?许多猜测电光火石的瞬间

在脑海�闪过。我从后面看到她低着头,抓着我的手,好象在看着,我一动都不

敢动。

  忽然,她又一下子把我的双手重新放在自己的乳房上,她的小手仍然抓着我

的手。夏季的校服实在太薄了,这时,我可以感觉到她校服下面不是乳罩,而是

一件半身的小背心。我的胆子也大起来,五指併拢,抓住了她的乳房,那种满手

都是弹性的感觉令我眩晕!

  谁知这时她竟抓住我的手,慢慢地在乳房上揉起来,我松了五指,随着她慢

慢地揉着两个乳房,我的阴茎涨得很硬,好象有些东西从马眼流了出来。

  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,下身也随着她的节奏一下一下得在她尾龙骨附近蹭

起来。这时我感觉到掌心好象有些感觉,一点有些硬的东西在顶着我的掌心,我

慢慢地揉着她的乳房,那点硬东西也随着在扭动。

  “她的乳头。”

  我虽然有些神志不清,但还是有常识的。她的手慢慢送开了,我的心越跳越

厉害,双手也离开了她的胸,从校服下伸了进去。首先碰到的是她的腰,一种光

滑的感觉,我向上探去,摸到了她的小背心。这种背心是纯棉的。她仰起头,看

着我,似笑非笑,脸颊有一抹红晕。

  我弯着腰,以便双手能伸进去。先是手指撩起了她的小背心,发现是有弹性

的,于是趁势向上一拨,两个温暖的肉球一下子弹进了我的手心,我几乎窒息了。

  抚摩着她如丝的肌肤,我手指轻轻地捏住了她的乳头,她轻轻地喘了一声,

我用食指和拇指捏着,把玩着,原来女生的乳头是这幺大的,象一颗花生米,

有点长,手感和乳房又不同,我忍不住捏了一下,她马上用双手往后圈住了我[!--empirenews.page--]

的脖子,闭着眼睛

  我有点慌,忙问她是不是被我弄疼了。她微微笑着摇了摇头,还是闭着眼

睛,小声地说:“很舒服,你继续来。”

  我于是用手掌揉着她的乳房,手指捏着乳头,动作也渐渐大胆起来,推着

她的乳头上下摇,又或者捏着想外轻轻地拔。我记得当我这样做的时候,她咬

着嘴唇,楼着我的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……

  我捏着她的乳头,不停地吻着她的脖子,她低声地呻吟着。血液阵阵地冲

击着我的大脑,整个世界在身边如潮水般退去,剩下的只有我和她的心跳。

  我猛地把她转过来,把她按在了墙上,我们面对着面。她目光迷离,头髮

显得有些散乱。我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,撩起的棉背心挤着一对肉球跃入眼帘

。两个粉色的乳头傲人挺立,乳晕上有几根细细的毛。

  我不顾一切地抓住了她的乳房,乳头从指间伸出来,我并起食指和中指,

不断地搓着,乳头带动着她的乳晕,她喉咙深处发出咽呜的声音,双手在我

腰间游走,抚摩着我的小腹。

 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她的手碰到了我龟头。如同一阵冰凉的闪电,我

抓住她的小手,按在了我的阴茎上,虽然隔着裤子,她还是在慢慢地摸索着

,一点一点地握住了我的阴茎。

  我还是不满足,再次抓住了她的手,飞快地塞进了我的内裤�。她的小

手如同一片冰凉的丝绸,轻轻地握住了我的肉棒,使我滚烫的下体有一种退

火的感觉。

  我龟头上流出了粘稠的液体,涂抹在她的手腕,一阵莫名的冲动,我抓

紧了她的乳房,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乳头,她压抑着惊叫了一声,随即又

呻吟起来。

 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不断地吸着她粉嫩地乳头,吮吸的间隙还用舌头

撩拨一下,用牙齿用力地咬着肉球上乳晕的皮肤。

  我猛一抬头,咬着她的乳头,她不禁用力地握住了我的阴茎。我几乎失

去了理性,扶着她的手,在阴茎上不断地套弄,肉棒涨得有点痛起来了,另

一只手还在有力地蹂躏着她滚圆的肉球,低头叼着乳头发狂地吮吸着,喉咙

�发出野兽般的低吟。

  她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,紧咬着下唇,发出一种似乎是是哭泣

的声音。她的乳房散发着一种浓浓的香味,我不禁把脸贴在她的右乳上,双

眼感受着乳房微微的暖气。忽然头皮一阵发麻,从尾龙骨传来一阵抽搐,阴

茎剧烈地抖了一下。她本能地抓紧了我的阴茎,一阵压抑不住的抽搐,仿佛

从远古传来。

  我猛烈地喷发着,射出滚烫地精液一股股地喷在了她的手上。她有些惊

慌失措,但仍然死死抓着我的肉棒。一阵超快感的眩晕,我搂着她的小蛮腰

,头沉重地贴在被我捏得有些发红的乳房上……

  记不清那天是怎幺回家的,我撒了个慌,说是帮老师做事去了,我不听

课,经常上课睡觉,但学习还可以,而且除了兇狠的英语老师,其他老师都

和我混得很熟,所以有时也会帮老师改些本子什幺的。老妈自然相信了我。

  到睡觉前,脑海�一直是刚才和她厮磨的画面,恍恍惚惚的。做了点练

习题,做的是数学还是物理,对了还是错了,甚至究竟有没有做,一概不知

。一直怀疑究竟有没有发生这些事,好象来得太快了,很不真实。

  我平时也人模狗样的,对女生必恭必敬,怎幺和她一起时好象有些不正

常?越想越乱,迷迷糊糊,窗外一轮明月,皓月当空,如汉白玉盘,上有些

许碧丝,蔓延开来,像是德鲁依召唤之青藤……

  再睁开眼时,已是早上7点20。我大吃一惊,连忙找来另外一块表,

还是7点20。马上翻身下床,提着裤子拖着书包蹦到了楼下,在大院看门

老头

的叫声中骑车绝尘而去。

  幸好刚进班就发现世界大乱,身高160以下的政治老师兼班主任扯着

脖子在大喊:“必须服从分配,马上按新座位给我坐好!”第一节课是政治课

,班主任怎幺笨到一大早调位置?大家当然有组织地磨洋工。

  我看看新座位表,什幺?

  我扭头在人群中寻觅,在课室的角落,我的初恋女朋友菲正微微笑看着

我,一手叉着腰,一手指着身旁的座位。她的衬衫下白净的小背心隐约可见

,我的脸刷一下红了,快步走过去,“不会是你主动申请的吧?”她好象突然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想起什幺,脸也有些红,说道:“什幺,班主任说两个语文科代坐在一起收

作业也方便些,是利民措施。而且学习好,让别的同学坐前面去,当然看不

见可以申请前调

  我们从此就成了同位,不知道意味着什幺,反正今天收作文本,我们俩

的桌上就放着很高一摞本子,我想这下有两桌子书睡觉也没人知道了。偷偷

看看菲,谁知此人竟在看漫画,嘴角带着一丝浅笑,白皙的脸颊有桃红的颜

色。

  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手腕,细腻的感觉。她以为我想牵手,于是一手拿

着漫画,另一只手伸了过来,头也不回,我的手停在半空,她的手指按在了

我的小腹上…………

我吃了一惊,她的手抓了个空,,随即脸红了起来。在那一刻我们都些不知

所措。政治课继续在无比枯燥中进行着。我牵着菲的手,放在大腿上,感受

着她的小手软弱无骨的温柔,这种温柔,我是多幺的熟悉,昨夜的种种,又

浮现在眼前。不知不觉,小弟不老实地站了起来

  我偷偷瞟了她一眼,却看到她手上还拿着漫画,眼睛却有些吃惊地看着

我那�。我愣了一下,她也看到了我的目光,两目相对,都有些尴尬。她咬

了咬下唇,皱了一下眉头,指着我裤子上的山峰。我咧着嘴耸耸肩,表示这

不是我能控制的。

  老师这时候提了个问题,有人很不幸地站起来回答,我抬头看了一下,

忽然倒吸一口凉气:她顽皮地弹了我的老二。于是迅速膨胀,僵硬。

  我坐在最后一排最右边靠窗的位置,可以看到初中楼外的风景,她坐在

我的左边。这时她索性面向我趴了下来,加上面前的一大堆作文本,除非其

他人站起来,否则谁都看不见我们在做什幺。

  大概这种情况给了她顽皮的勇气。在弹了第一下后便继续有第二下第三

下……大概发现每次不太相同(因为击中点不同,所以每次简谐振动的路线

都不尽相同),于是她显得比较有兴趣。

  我看着她,她也对我笑笑,做了个鬼脸。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山峰的顶部

,好象在抚摩小孩子的脑袋,我再次倒吸凉气。她发现了我的这个举动,似

乎有些不解,趴在桌子上努力地侧了侧头:痛吗?我苦笑不得,当然不是。

她说:我看看。

  好象要问我借橡皮一般。我瞪了瞪眼,这样是不是太离谱?周围的人都

在接受洗脑,没人留意坐在最后的两个语文科代在做什幺。

  她已经付诸行动,一点点地拉开了我的裤链,小手伸进去拉开了碍手碍

的盯着那根肉棒。

  我手放在桌子上,看着她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安慰她,可是是我吓到她

了吗?这真是件怪事。

  她向我吐吐舌头,接着伸手把住了我的肉棒,说道:好烫,衰人。白嫩

的手指绕在黑黑的阴茎上,给人以剧烈的视觉刺激,可惜其他人没有这个眼

福啦,哈哈。

  她用大拇指抚摩着我的龟头,我不禁抽动了一下。她皱皱眉头:敢动?

?随即用力地拔,却意外地发现我马上更加硬起来。

  她脸有些红,笑着说:你这幺夸张啊?我点头称是。她发现龟头上有一

道裂缝,于是又好奇地用手指掰开看看,一时气血上涌,她用大拇指和食指

捏着龟头下麵的皮肤,轻轻地上下套弄。

 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複杂,不过接下来的阵阵快感冲击之下,我咬着嘴

唇,瞪大了眼睛看者卖力讲课的班主任。虽然她的动作还是不如我自己啦,

不过我觉得十分刺激。

  这时下课铃很不是时候地响了,一切马上收场,老师胡乱讲完了最后一

段,她也很负责把我桀骜的小弟塞了进去。整个上午,我都萎靡不堪,内火

上沖,手象练了鹰爪功似的不时在空气中抓些什幺。

  对付完四节课后,大家象潮水一般涌向饭堂,街上的小食店,有的大概

还去了娱乐场所。整幢初中楼死掉一样寂静。

  我和她都留在教室,似乎特别有默契。她向我骄傲地笑了笑,我一把把

她拉到身边,搂着她的腰,重重地吻了她的脸蛋。手不自觉地从腰际攀了上

去,摸到了她的乳房,她眯了眯眼睛。

  我轻轻地捏着,好柔软,老二又硬了起来。她看到我的裤子上又出现了

小山峰,于是再次饶有兴致地拉出我的肉棒玩弄起来。

  渐渐地,她的乳头也硬了起来,我由轻揉她的乳房变成了捏着乳头,细[!--empirenews.page--]

细地捏弄,用手扯紧她的衬衫,乳房上有一个明显的突起,异样的性感。她

也在不断地套弄着我的阴茎,我说:快点。

  她很是听话。我的呼吸浑浊起来,放弃了她的乳头,再次粗暴地抓住她

的乳房蹂躏起来,还不时低头吻着她的脖子,脸颊,嘴唇。

  肉棒越来越硬,我原本扶着她后背的手按住了她的脖子,说道:菲,帮

我,含着我好吗?

  她贴着我的脸,轻吻了一下:不行,什幺味道?我说:菲,我不行了,

帮帮我嘛,就含着就可以了。经不住我软磨硬泡,她红着脸,弯下了腰,先

是用舌头试探性地舔了一下我的龟头,我轻轻地喊了一声,她的舌头异常的

柔软,又很温暖,如同电流缠绕在我的龟头之上,直击中我的大脑皮层。

  她仿佛下了很大决心,在舔了舔嘴唇后,毫不停留地一下子含住了我的

肉棒。仿佛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洞穴,一根湿润的舌头在上下打转,我的下身

不禁向上挺起来,以便阴茎进去更多一点。我说道:菲,象用手一样,快,

快点。

  她于是慢慢地上下套弄起来,舌头有时会顶住我的马眼,轻轻一拨,感

觉好象舔开了肉缝,似乎有些粘粘的液体流出来,粘在了她的舌尖。这种淫

秽感觉令我看不见周围的一切,窗外的蝉鸣越来越约微弱。

  她的小虎牙会不经意地刮到我的阴茎,有时还好奇地单单吮吸一下我的

龟头。

  我低头看着她,她齐肩的秀髮铺散在眼前,我乌黑的阴毛不时地碰到她

有些绯红的脸。我因为阵阵快感轻轻的颤抖着,伸手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,

撩开了纯棉的背心,一把抓住了两颗温热的大肉球,随着她上下起伏的节奏

拨弄着,时而又捏着两个乳头,狠狠地搓。

  她嘴上的动作也加快了,而且不时地咬一下,我抓着她的乳房,指间夹

着乳头。终于,我本能向下一扯她的乳房,腰一挺,肉棒一阵发涨,在她嘴

�剧烈地喷发,她也停止了动作,含着我的阴茎。

  我的手一松,摊在了椅子上。她抬起头,好些狼狈,嘴角还有少许精液。

她捋了捋耳畔的头髮,微笑着看着我,脸色绯红。我拿出面纸,替她擦去嘴

角的精液,她也细心地帮我擦拭着龟头。

  她捏了一下我的腿说道:你的东西好多哦,都流出来了。

  我忽然想起:吓?你,你吞下去了?

  她点点头:是啊,味道一般,没有什幺味道,就是腥腥的。你一下子喷

出那幺多,我想都没想就吞

下去了。

  天,我好感动。整理过后,我搂住她好久好久,呵呵刚才女朋友来玩,

捧着我的杯子喝水。中午的时候我泡了杯热茶,女朋友残留在杯子上的香气

散发开来,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味道。

  从那以后,我每天都有些期待,期待一些新鲜的经历。但初三的功课也

越来越忙了,我们每週都会

有测验,连打情骂俏都没有时间,自然在课堂上也老实了下来。

  大约在初三下期中前的某天。这天下午开班会,教政治的班主任走上讲

台,说要宣布本届直升名单。名单�有我和菲,我们这个学期的连续三次直

升考试都还可以,心�也早有些準备了,不过还是很兴奋的,从此除了收作

业就没什幺事了,老师告戒我们还是要看看书,去他的吧,教政治的笨蛋。

  第二天,课还是要继续上的,这节是数学课。数学老师是个刚任教两年

的女生,叫婉菁,数学十分了得,短髮,160cm,肤色是健康的浅咖啡

色,有点瘦,胸部滚圆,象一对小苹果。

  她性情十分活泼,上课时会用粉笔扔打瞌睡的学生,我当然是中招无数

,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和她吹牛,故此也混得很熟,昨天知道我直升还要我请

客。

  我和菲都装模作样地端坐,手�各捧一本书,坐在后面也就不怕影响别

人,所以其实都不是课本。婉菁看了和我对视而笑,接着继续讲她的怪题,

还不时找人上去解,我不会,但这已经不重要了。

  扭头看看菲,她在看漫画。我伸伸懒腰,往椅背上一靠,左手还拿着书

,右手自然地垂下来,当然,这是从婉菁的角度来看,其实我是把手放到了

菲的大腿上。

  菲瞥了我一眼,扁扁嘴,继续看她的书。我的手搭在她的裙子上,慢慢

地挪到了裙子的下摆,用手指碰了碰她的膝盖,天气异常地热,她的皮肤却[!--empirenews.page--]